与故宫的缘分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馆长吴志华

(图:pbemedia)

“这段时间好关键,不单不可以放假,更加不可以病。”

说这话的,是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馆长吴志华。

位于西九文化区的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7月3日正式开幕。在筹备的最后阶段,有逾900件北京故宫博物馆的珍品陆续抵港。筹备7年,作为回归25周年的重头戏,一切不容有失。

吴志华在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工作30年,由借调到正式出任馆长,见证香港故宫由筹备到落成。读历史出身的他,细诉与故宫的缘分,早于40年前已开始,那些年,他以学生身份首度踏足北京故宫;后来加入康文署,牵头举办“电子动态版《清明上河图》”展览,打破最高入场人次纪录;如今因缘际会,带领团队筹建第3间故宫博物馆,他形容是奇妙的过程,意义重大。

走进吴志华位于西九文化区的办公室,偌大的L形大窗外面,是美丽的维港景色,一排排书架放满艺术画册,书架上的提字写 “和而不同”,是国学大师饶宗颐的墨宝,出自《论语》的经典名句,意谓尊重不同意见,和谐共处,“我好喜欢这一句,所以一搬入这间办公室,就将它挂在最显眼的位置。”

包容与多元,放在艺术领域以至今日香港,大抵同样重要,这个爱读历史的博物馆专家如是说。

外观犹如方形大鼎的香港故宫博物馆,佔地1万3000m2,是继北京和台湾,中国第3间故宫博物馆。

博物馆共设9个展厅,展示900多件来自故宫博物院的珍贵文物,大部分都是首次于香港公开展出,当中更有藏品是从未对外公开展出过,十分珍贵。由主管香港不同文化康乐设施,到担起大旗、成为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首任馆长,做了30年公务员的吴志华表示,与故宫的渊源颇深。

1981年的冬天,还是大学1年级学生的他,第一次到北京故宫参观,就被故宫的历史建筑所震撼,“对明清历史的认识,之前都是从书本、从文字上看,第一次亲身走入皇宫,用眼睛近距离去感受,很难忘。”那些年大学学界有所谓“关社认中”,关心社会认识中国,是重要价值。

“70年代的火红学运年代逐渐冷却,比较 重理性分析,我大学时代都做过一年学生会,同届有萧世和及何安达,后来因为想专心学业就无再参与。”

电子《清明上河图》掀热潮

(图:pbemedia)

中大历史系毕业后教了半年书,吴志华于1988年加入康文署,一做30年,参与过筹建海防博物馆,又做过历史博物馆馆长。

2007年香港回归10周年,有人建议把故宫的《清明上河图》带来香港展出,原以为是不可能的任务,其时吴志华负责提交方案,竟获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大力支持。及至2010年,他又牵头在香港举办了“电子动态版《清明上河图》”展览,刷新入场人数最多的纪录,这种结合现代科技的展示方式,大受欢迎。

“那时最大的难题,是如何疏导人流。”万人空巷的场面,令人记忆犹新,自此之后,康文署和北京故宫恒常合作,合办大型文物展览和修复工作坊等,不过促成兴建香港故宫这个大型项目的,吴透露是一场大雨。

2015年9月,他陪同时任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出席故宫一个文化活动,突如其来的大雨致航班延误,造就与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闲坐喝咖啡,香港故宫的构想首次出现雏形。

7年间由设想、筹建到落成开幕,吴志华说是人生中“奇妙的过程”,难能可贵。“900多件文物,5月中开始陆续抵达香港,同时亦会开始布展,所有展品都需要检查入柜,时间比较紧迫。”他表示团队已追回疫下建筑工程延误的时间,后期工作仍需压缩,进入开幕最关键的时刻,团队上下亦得争分夺秒,进入作战状态。

“赶死线当然有压力,不过还可以。”吴志华笑说心情紧张,但不至于“ 睡不安、吃不下”,只因热爱历史的他,习惯“看得远一点”:“博物馆并不是开幕后1、2个月的事,而是千年功业,做好件事最重要。”只是疫下变数极多,每天都要面对新挑战,“运输在疫下是大难题,文物在北京包装,但包装的物料则来自河北,疫情下不能输入北京。”

运输难,安排北京随展人员来港,在疫下同样波折重重,“香港之前每日几万宗确诊,随展人员对香港情况不掌握,自然比较担心。”吴志华形容,他们要不断与防疫办及中联办沟通,要预备好plan B和plan C,皆因7年筹划进入最后大直路,一切不容有失。

吴志华表示,中港台三地都有故宫博物馆,香港故宫最新,在营运至藏品展示上亦会引入新元素,“现在的观众要求高,以前有镇馆之宝已够吸引,现在讲究故事编排,团队都希望以现代方法演绎传统文化,让东西文化交流对话。”传统博物馆以器物划分,他指香港故宫就比较 重主题性,找来不同艺术家参与策展,希望利用新的演绎方式,深入浅出地讲好每一个故宫文化的故事。

逛博物馆寓工作于兴趣

以新角度讲故宫故事,向来是吴志华的拿手好戏,担任康文署副署长时,他便促成科学馆与北京故宫博物院合作,举办“故宫文物修复展”,将展览重点由华丽的展品,变为专家如何利用科技如红外线、伽玛射线等辨认物料来复修文物,“向来喜欢跨界别的形式,从科学角度出发讲故宫故事,这种形式,以前从来无人做过,希望在传统中带来新意。”

(图:pbemedia)

说起这个别开生面的展览,吴志华一面自豪。

研究历史、闲逛博物馆,既是他的工作,也是他的兴趣。“历史其实好有趣,同时亦好有用,当中好多故事有好多分析和教训,令你看一件事不会只看表面,可以更深入去了解,因为好多过去的经验值得学习。”

由借调到正式出任馆长,吴志华形容是因缘际会,庆幸团队拥有不同背景,经验丰富。“康文署主要服务市民,体制上有既定的框架,故宫博物馆则可以公开招聘,团队可以来自五湖四海,有比较大的空间。”

吴志华喜欢在传统框架下寻求突破,香港故宫正是理想的平台。

“康文署主要为市民提供服务,场馆可以只是开门关门,但我希望提升角色,适应社会的需要。”2016年任康文署副处长时,他就参与艺术馆重建,以及科学馆和历史博物馆的扩建工作,此外,由“油街实现”艺术空间到活化星光大道,他都有份参与,只是这些项目,有人赞亦有人弹,对于这些评价,他一笑置之。

“读历史的好处,是你会学懂企远和企高一点去看一件事,是好是坏,就由时间去证明好了。”

用现代方法 讲故宫故事

吴志华表示展览中亦应用了艺术科技及多媒体,增加互动趣味,例如陶瓷展厅,就容许参观者变身清代工匠,以故宫珍藏的画稿作参考,设计属于自己的电子版陶瓷作品,利用互动装置,带领观众穿越时空,了解创作陶瓷背后的工序。

主题展馆中亦有关于马的文化,“由耕种到狩猎,香港人对马特别有感情。”

1997回归,都说“马照跑”,吴志华透露展厅除了展出79件来自北京故宫关于马的藏品,亦有13件展品来自罗浮宫,体现中西文化交流的特色,“最特别是其中一件展品,是一比一大小,相信对于参观者来说,会有很大吸引力。”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吴志华
  • Louis Ng
  • 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
  • Hong Kong Palace Museum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