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城三带黄金甲】《飞狐外传》:金庸的武侠和江湖回来了?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

金庸先生的小说,应该是中文影视界最常被改编制作的IP。时至今日,包括未来,依旧会不时出现在大银幕小屏幕上,最新的就是日前才完结的40集《飞狐外传》。

金先生当年创作《雪山飞狐》在前,约莫一年后才写前传《飞》。过去40多年,以此改编的连续剧有5部,剧情都将《雪》和《飞》二合为一,并全以《雪》为剧名。

这部腾讯视频今年新推出的《飞》,名义上可说是第一部以《飞》为名的连续剧。

开展原著一笔带过的细节

此剧基本尚算忠于原著,或许是《飞》本来就不比《射雕》三部曲、《笑傲江湖》、《天龙八部》热门,又是中国第一次改编拍摄这部作品,固编剧下手没那么重。

也因此,看剧过程中久违地泛起了当年阅读小说津津有味的回忆,亦对紧接而来的故事情节拓展有所期待而有了追剧的悸动。

本剧另一优点,是较细致描绘小说省略或一笔带过的细节,包括只在《雪》中描述的关东大侠胡一刀和金面佛苗人凤之战,还有苗人凤解救南兰抱得美人归的一段往事。

个人觉得,以胡苗大战开场来吸眼球,做法蛮俗套,不过为了让观众守住不转台,来一场世纪大战先声夺人亦无可厚非。

对不熟悉原著的观众来说,从胡苗战开始循序渐进的时间线,或许也比较好懂,毕竟这并非悬疑剧,无需故弄玄虚。

新生第三女主角

《飞》原著约44万字,即每1集约40分钟长度,只有1万字小说内容填补,确实是极为不足,也因此不少情节被放大了数倍甚至数十倍加以描绘,像苗人凤、南兰、田归农之间的三角恋,就有无比延伸的感觉。

当然爱情是包括武侠剧在内的众多剧种不可或缺的元素,但原著中轻描淡写略过的情节,却在剧里发展到直逼主角胡斐、袁紫衣、程灵素三人关系的程度,还真不得不佩服编剧的“执意”。

原著路人戏份的南兰,竟然从头演到尾,小说中一个贪慕虚荣吃不了苦还迷恋男色的官家大小姐,在剧里却彻头彻尾改成了敢爱敢恨,甚至在私奔后比田归农更勇敢面对苗人凤的性情女子。

虽然个人觉得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移情别恋,拖得太长太婆妈,也间接影响了苗人凤的豪迈威武,但无中生有的南兰新形象,留下的印象之深刻,比袁紫衣和程灵素有过之无不及,可说塑造相当成功。

螺鹅奇冤不到位

佛山镇事故是胡斐成年后遇到的第一件大事,剧情用了比小说更大篇幅叙述,无可厚非,但也做了不少未能锦上添花的改动。

钟家惨祸是一切的起源点,小三子吃了螺,因年纪小口齿不清把吃“螺”说成了吃“我”,遭当地土豪凤家污蔑吃了他们家的鹅(“我”、“鹅”两字广东话发音近似),要求钟家以地赔偿。

钟四嫂一急之下,失心疯在祖庙北帝神像前拿刀剖开了小三子的肚子,露出螺肉以示孩子清白。

当年看小说时,对此段故事印象极深,广东佛山祖庙北帝大殿有血印石,背后见证的就是这千古奇冤,可惜事件发生年代和人物年久失传,据说佛山镇老一辈都知晓此事。(金庸先生借用了典故,小说中叙述纯属虚构)

《飞》剧对这段冤案叙述不太到位,少了铺陈就直接进入北帝像前剖腹,震撼感不足,还有点一头雾水,最重要的“吃螺误为吃鹅”,更是不知为何被去掉,削弱了冤屈。

雪狐的聪明侠义被降低

原著中胡斐单枪匹马挑了在佛山镇根深蒂固的恶霸凤南天,逼得对方弃家潜逃。

剧集则为了让袁紫衣早点出场,编成胡袁两人合作对付凤家。可是钟家惨案发生在前,胡斐和袁紫衣二人得悉在后,义愤填膺下要找凤天南算账,却又拔凤毛、蒸凤爪地态度轻松玩笑前进,情绪不接,情理不合。

剧中胡斐经常对袁紫衣说:“姑娘认为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走?”以袁紫衣马首是瞻,显得很被动,且不论是不是客气话,袁紫衣的确多数时候担当决策人,但她其实之前都身在天山修行,这是她第一次下山,再冰雪聪明,也欠缺江湖经验;反观胡斐才是从小在江湖打滚长大的,所以小小年纪才能在商家堡救出一众武林高手,试问又怎会事事茫无头绪?

别忘了,“雪山飞狐”的“狐”,代表的是聪明干练、机变百出;胡家先祖是闯王四大侍卫中的“飞天狐狸”,正是以计谋闻名,胡家血液里流的当然也该是智慧担当的血。

胡斐被凤天南蒙骗下药入狱,也不符合他常年行走江湖应有的谨慎性格,有被强迫降智之嫌。

更重要的是,胡斐之所以对凤天南恨之入骨,是因为凤天南谋害了钟家四条人命。胡斐虽与钟家非亲非故,却不惜千里追杀,这是侠之心、义之行;但剧集的改编,却仿如将公义搞成了私怨,削弱了故事和人物的侠义精神。

荡然无存的红花会

《飞》剧改编最不得我心的,是最后两集的高潮戏。原著中红花会各当家随总舵主陈家洛从回疆入关祭拜故人,因陈家洛与福康安容貌相似,引至胡斐误会,先后与陈家洛和无尘道长交手。

朝廷得悉红花会入关,派遣大内高手围剿,引发连场大战,胡斐一战成名,无论武功和品性,皆得红花会当家们赞赏。

此段故事精彩之极,在天下掌门人大会结束之后,就一直盼着能观赏到,结果,期待成空,这一段胡斐与红花会的正式见面与惺惺相惜,竟被砍得荡然无存一点不剩,实在是大傻眼。

小说中陈家洛应胡斐请求,假作福康安完成马春华死前遗愿一幕,自然也无法呈现,但没有就算了,还让福康安去慰问马春华是怎样?有必要将负心薄情之人硬改成情深意重?(是为了政治正确吗?)

竟然把活的写死了

田归农与苗人凤的下场,也被改得面目全非,前者死于天下掌门人大会校场,后者在火枪下殒命,都把原著中没死的给写死了。

重点是,苗田二人之后还会在《雪山飞狐》登场,苗人凤甚至还要跟壮年的胡斐打上一架……所以剧组是不留后路绝不拍《雪》了?

让剧中的反派担当田归农领便当,或许是为了大快人心,但写死苗人凤根本没意义啊?编剧不会完全不知道《雪》的故事内容吧?

再看到胡斐、南兰和苗若兰的剧终天伦乐,我真的服了,只能说,还好没反过来把程灵素写活了让她和胡斐双宿双飞。

《飞》剧的武打,难得摒弃了时下流行的特效加摆款,有点回归传统武打动作,有感觉到刀来剑往的招式对拆。

但导演似乎很喜欢近镜头,用了大量局部特写来快速剪接,制造眼花缭乱的激烈感,看久了会觉得全都是借位假打,又再次失去实牙实齿武斗那种赏心悦目。

武戏的配乐激昂灵动,可记一功;文戏的配乐却常常适得其反,人物对话之时就好好听对话啊,强加那些似有若无的莫名配乐,只有干扰,没有别的。

胡斐

秦俊杰饰演,有点痞,在跟袁紫衣单方面打情骂俏的时候,有花言巧语、口甜舌滑的范儿,这时候就有表现出“狐狸”的性格特征。

但更多时候被塑造得有点呆头呆脑,前被袁紫衣牵着鼻子走,后对程灵素言听计从,感觉用脑方面似乎不太不行,不过基本还算符合少年胡斐的形象。

袁紫衣

小说中初登场就抢夺各派掌门之位,尽显文武全才,行事像个初涉江湖事事新鲜的贪玩小姑娘。

饰演紫衣的梁洁,样子过于冷艳,郁郁寡欢的时候比要强好玩的情况多很多,不是很容易让人喜欢。

剧情安排一早就揭示她诚心礼佛,法号“圆性”,大大减低了到天下掌门人大会后才露出青丝尽去的震撼度。

和凤天南的恩怨也过早披露,让观众一开始就知道她三番五次阻止胡斐杀凤天南的原因,少了很多猜想的乐趣。

程灵素

原著读者公认全书光芒最盛的角色,“容貌不美,像寻常农家女,身段瘦小如幼女,面有菜色”,饰演程灵素的邢菲标致可人,与上述描写不符,维“只有一双眼睛又大又亮”倒是很般配。

程灵素机智过人、料事如神,邢菲完全就这幅聪明伶俐的模样,也可说又没做到原著想要塑造的反差效果,不过楚楚可怜又善解人意的妹子,总是讨人爱怜,所以此剧的程灵素还是能得分。

苗人凤

林雨申饰演,因演过光明左使杨逍而备受认可,这回演绎单是站出来就震慑对手的打遍天下无敌手金面佛苗人凤,只能说颠覆了原著的形容——太帅了。

小说中的苗人凤,“极高极瘦,面皮蜡黄(所以被称为金面佛),脸露病容,犹如庄稼汉”;剧里的苗人凤,气质俊雅如书生,南兰会舍弃这么个玉树临风的老公,还真说不通,难怪最后会回心转意,再续前缘。

田归农

剧中造型奸恶猥亵,令人讨厌,这方面何润东倒是很成功,就是绝对无法说服观众,南兰会为了这副德性抛夫弃女。

原著的田归农风流倜傥、细心温柔、工于心计,让苗人凤在妻子与之私奔后也哑口无言。《飞》剧里的田归农,被打造成不择手段的腹黑大反派,确实是得面目可憎一些。

凤天南

饰演者黑子之前演过曹操、《笑傲江湖》的任我行、《古剑奇谭》的秦始皇、《神雕侠侣》的金轮法王、《射雕英雄传》的欧阳锋、《倚天屠龙记》的谢逊,几乎可说是武侠片历史剧的反派与枭雄专业户。

《飞》剧的凤天南戏份不少,基本也算从头演到尾,不过有关他的情节拖得太长,黑子的舞台剧式夸张演绎方式也看得很腻。

总结之,尽管《飞》剧有无数改编不给力之处,但在中国影视业近年被各种真情爱伪武侠的古装偶像剧侵占之后,像《飞》这样回归江湖行侠义之事的纯真武侠剧,还是难得的。

不否认当年的美好,确实有被唤起了一些,所以,可以捧场。

相关标签
  • 飞狐外传
  • 专栏:黄金三甲
  • 满城三带黄金甲

    黄金三甲 - 网络与社媒重度使用者,热爱娱乐产业,主张玩物尚志。终身以文字为伍,在网络平台笔耕小说影评,于部落格脸书随谈漫画书籍,贯彻妄想,乐此不疲。

    FB: 黄金三甲妄想国度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