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播事】说好的出游

2022年8月20日,和40名听众一起游新加坡河,兑现了一个近3年前的“承诺” 。

说承诺其实有点言过其实了,人生当中有些话是一时兴起说的,说的时候半认真半开玩笑,带点建议也许可以如此这般。谁知说了以后,竟然引起巨大回响。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实现,在多事纷扰的时代,带点梦幻色彩。

话要从疫情爆发前的2019 年说起。

2019年 10月中,国家文物局将横跨新加坡河的3座桥,安德逊桥、加文纳桥和埃尔金桥列为国家古迹,便邀请本地文史研究工作者李国樑先生在《印象古早》节目里介绍这3座以“红毛人”命名的桥。录制过程中发现,除了近河口这几座一般人比较熟悉的桥,全长3.2km的新加坡河上,原来总共有12座桥!3集过后,再请李国樑先生逐一将其他9座:金声桥、若锦桥、罗拔申桥、西贡桥、阿卡夫桥、克里门梭桥、渥桥、李德桥、哥里门桥等的故事都录了个遍。
 

好奇心催促人想亲眼看看这些桥到底在何处,就在某个没计划的周末在夕阳中带着先辈们的故事出发,踏上“认桥”之旅。从亚历山大一带的公园连道出发,也就是新加坡河的上游,第一座看到的也不太确定是否就是为纪念华人先贤陈金声的金声桥。就是一条平平无奇的“马路桥”,一点也没有列为古迹的那几座桥的漂亮轮廓,略感失望。往下走看到金声公园,车水马龙的闹市里一下子遁入幽静的秘密花园,驱散了之前的失落感。沿着河畔走,看见了白色几何图形设计的若锦桥,再往下走就是造型相似的罗拔申桥,两座桥在一片茂密绿意中显得典雅浪漫,罗拔申码头一带,餐馆酒吧林立,想象自己漫步异国街头,享受这种小旅行的情调。

那是2020年的3月,疫情已显严峻,到了驳船码头,整排餐馆不见食客,少了往日喧嚣,一路的静悄悄,预示暴风雨前的宁静,只是当时不知道。走到大华银行大厦前停下,华灯初上在波光粼粼的河畔看着一路拍的照片,桥上都标有属于富商、医生、总统、建筑师、殖民地官员的名字,听过的故事对上了桥的样子和所在,过去无视而过的桥,如今变得清晰又立体。有故事的桥不一样了,走在李德桥,想象从前在新加坡河上下驳船卸货的苦力,劳累一天后是不是就在那个角落听讲古大师精彩演绎?他们如果还在,看到如今新加坡河的华丽会否讶异?

有了自己沿着河岸拍的桥梁照片配上每一集节目,能把工作休闲和学习融在一起,像另类效率也似种福气。剪辑制作完毕,“新加坡河上桥的故事系列”播出时,世界却已变调,2020年阻断措施期间,大家困于家中焦虑又无力,出外走走变成冒险之旅。

节目播出时在空中分享了之前河畔漫步的发现与收获,安慰大家阻断措施结束后,就可以去走走了,希望能让宅家的日子有所期待。一句话引起了热烈回应,大家表示期待一起徒步行。

然后,以为的几个月变成了半年、一年,两年,嚣张的病毒霸占全球舞台主角位置,演出了一部超冗长的医疗灾难剧,迟迟不肯大结局。在两年多的日子里,不时收到听众发来信息:什么时候去步行?说好的新加坡河之旅遥遥无期。在措施时紧时松,变异毒株轮番登场,确诊人数不断上升,病情严重程度逐渐下滑的两年半后的一个星期六下午,“印象古早之新加坡河之行” 终于出发了。

当天到达集合点,看见许多电台数十年的忠实听众。有的经常发信息到电台来,见到面像老朋友一样熟悉。有位长辈听众写了张小字条给我,告诉我他听节目的感想,令人感动又惊喜。还有一名听众说,“淑君,我是来看你的,新加坡河我从小就看,没什么,就是来看看你。”如此盛情,只有黄舒骏的一首《何德何能》能表达我的心情。

筹划这趟行程,不像一个人想走就走。要从哪里开始?哪里集合?要简单走走还是要游船河再吃晚餐?走一个小时会不会太长?要戴耳机听讲解,哪里找耳机?幸好有丰富导览经验的李国樑先生和经常合作的旅行社的协助,才顺利完成这趟行程。

两年多无法出国的日子里,掀起了全岛走透透的徒步行,这趟延宕多时的行程终于成行,挪用一句电影经典台词“人在江湖说过的,迟早要还”。

疫情前的一个人步行变成一大群人的旅行,在五彩缤纷的 “阿卡夫桥”   前拍全体照时,想起菲律宾女画家Pacita Abad即使病重还坚持要把原本单调的桥漆上52种颜色,而在经历疫情后,我们都更珍惜能及时为平凡的日子增添色彩,一起出游多么难得,因为那曾经都是奢侈的。

相关标签
  • 专栏:广播事
  • 广播事

    声音在空中回荡之际,以书写记录心情回忆。广播说不尽,沉淀下来的,以文字诉说。

    FB: https://www.facebook.com/958Shujun/ | IG: @Iamshujun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