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指到!】灵检(上)

原本要在刚过去的农历七月参与一部“鬼戏”的拍摄,后来因为一些计划上的变动,改为10月担任一部“浪漫爱情微电影”的男主。虽然暂时跟心爱的恐怖片无缘,但所谓真爱无敌,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定会披襟斩棘、乘风破浪,找到对方。

小时候总爱冒着做噩梦的风险,透过手指间的缝隙偷看妖魔鬼怪们张牙舞抓的吓人、咬人、杀人,到后来长大了喜欢坐在电影院的前排位子仔细欣赏这些非人类的各种灭人手段。这么多年来,恐怖片在我心中总是占据很重要的位置。虽然到现在我还是非常纳闷为什么戏里的人物总是不听劝告老爱跑到深山野岭或废弃凶宅送死,也愤愤不平为什么到最后存活下来的总是女的,但我就是爱看。

因为对恐怖故事的迷恋,我在电台值晚班时,便“因公假私”的制作兼主持了一个让听众分享灵异恐怖故事的节目。回想起来,我当时算挺大胆的。11pm的加利谷山大楼,空空荡荡;直播室所在的地下楼层,更是幽静得可怕。即便如此,我这个名为《恐怖王》的节目仍然全年无休,农历7月也照常“营业”。据知,许多前同事都在地下楼层遇过怪事或听过怪声音,所以我在佩服自己当年的勇气的同时,也庆幸自己没有被神秘存在“打扰”。

节目播出后颇受欢迎,所以我一做,便做了近一年。或许很多人会以为那是个容易“做”的节目,只需轻轻松松播播歌,然后接接电话让听众说说故事即可,但事实上,那是个相当麻烦的节目。多数听众都不是说故事的高手,有时候还会不小心触即到一些比较“迷信”或敏感的话题。我每次都必须趁播歌的当儿,在最多2首歌的时间里,先快快私下接听电话并录下听众的故事,然后速速进行剪辑,先把不该“出街”的部分剪掉,再努力把故事剪得紧凑、好听。所以当大家在边欣赏歌曲边期待故事的当儿,我其实都在满头大汗的与电话录音进行搏斗。

那一年里,我确实听了许多令人毛骨悚然的精彩故事,但大多数我都不记得了,除了两个,我至今仍印象深刻。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国外的一间酒店房间里。该听众深夜抵达酒店房后,一放下行李箱,便直奔浴室进行梳洗。他在洗澡的时候听到房内传出怪声音,仔细一听,似乎是脚步声。他赶紧抹干身体,打开浴室门想探个究竟,却被眼前的情景吓得动弹不得,不知如何是好。他看见轮廓模糊的“不速之客”正坐在他其中一个行李箱上面,而该行李箱正好就在房门前。应该继续留在房里,或走到“它”面前将行李箱推开再夺门而出?他一时之间陷入两难。最后,他选择了躲进被窝里边发抖边等待天明。当然,他最后安然度过了漫长难熬的几小时,要不然,我也听不到他的来电分享了……哈哈。

第2个故事则发生在本地。先生知道太太有所谓的阴阳眼,所以每当太太在看似毫无缘由的情况下提议离开某个地方,先生便心里有数。这天,夫妻两为了物色新居来到了一间组屋单位。太太进屋不久后便面露难色。她神情慌张拉了先生的衣袖轻声说: “我不喜欢这里,我们走吧!”先生没想太多便回问了一句:“是不是又看到了什么?”太太一听,马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二话不说拉着先生快步逃离现场!一上车,太太便激动质问先生是不是想害死她?!原来太太在进屋后不久便看到客厅窗帘后站着两个低着头的“好兄弟”。当先生问她是不是看到什么时,它们突然抬起了头,迅速“飘”到太太面前瞪着她,以确认她是不是真能看见它们!

当然,以上故事的真实性,我无从追究,也无法进行“灵检”。而我虽然没见过,也非常庆幸自己没见过“它们”,却也经历过至今仍无法解释的“怪异事件”。

(待续)

 

相关标签
  • 专栏:圣指到!
  • 圣指到!

    洪圣安,新加坡制造,喜欢和自己进行头脑风暴。爱以文字、音符、画笔和镜头记录生活中的美好与煎熬。

    IG: @wallaceang | FB: https://www.facebook.com/WallaceAngOfficial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