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内在自我深刻连结 于是才能真正强大

李惠贞,曾任出版社版权、企划、编辑,现为自由工作者,《独角兽计画》新型态学习及阅读行动创办人。因为女儿喧今年开始到法国交换而有了重新与自己相处的时间,不过母女俩每天都密切通讯,两人也一起筹备新书,由李惠贞撰文,喧来为书插画。(图:小日子)

虽然人们使用着同种语言,但同个词汇,对于每个人却有着不同想像。独处指的是和自己单独相处,是一种客观的状态。孤独却是一种心理上的主观感受,一个人即使身处在人群中、在关系里,内心仍有可能感到孤独。比如我很喜欢去书店,因为那给我一种在人群中独处的感觉,并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不是被孤立的,依然能体受到人群,可是却又能在自己的世界中,不受到打扰,即使这是与他人在一起的场所,却也能定锚在与自己的独处中。

(图:小日子)

这段时间很多人可能多了被迫独处的时间,相较之下这于我并不困难,从小我就是个有些孤僻的小孩,与同学、老师的相处我没有问题,可是比起跟其他小朋友玩,我一直都更喜欢一个人的状态,独自在书桌前剪剪贴贴或者画画,对我来说就是充满乐趣的事,也许我的本质有更多内向的成分,反而使我安于一个人。小时候我们家经常开车从滨海到宜兰去看阿嬷,一趟都是3个多小时,一家人挤在车子里头,我坐在后座靠窗,凝望着海,无数的故事就从脑子里生长出来,车里放着西洋老歌,这段旅程可能整段都是无语的,但我非常享受那样的时光,静静地沉浸在心里的活动之中。

(图:小日子)

自发性和被迫独处当然是有差别的,我们一生都在追求一种平衡,只是各自的比例和成分不同,独处是我可以也想要保有的,但也知道那不是生活的全部,被迫孤独的时候确实也有。

我女儿喧这学期前往法国交换,一直以来我们都是彼此生命重要的一部分,从来没有分隔过这么久,不过对每个父母来说,这都是必经的,我也必须练习,最开始知道她要去时,我们两个都有一段时间先调适心情,明明她还没出发,我却已经先体认到孤独。当我将她送到机场回到家时,却没有想像中那么巨大的孤独感,反而觉得现在终于一个人了,那我能来做些什么呢?同时从照顾者和上班族的角色中脱离出来,很多事可以只考虑自己了,这对我是第一次。

(图:小日子)

很多现代人无法闲下来,虽然渴望自由,真的拥有时却会害怕、无所适从,拥有一段独处的时间我认为是很好的提醒跟练习,去觉察自己失去了什么能力,以至于当必须独处时会感到很焦躁跟慌乱,是否整个求学与工作的历程里,出了什么问题?

(图:小日子)

如果一个人与自己的内在距离太遥远,势必会面临很茫然的时刻,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嘛,我不希望人们等到年老时才问这个问题,尤其疫情当下,意识到死亡其实相当靠近,那一生的忙碌与追求到底是为了什么?抽出一点时间慢下来、与自己深刻相处,独处是很多能力的基础,即使是忙碌的日常,也要记得与自己对话,找出潜意识中自我想要的是什么。不要活在别人的期望值中,要明白自己的样子,唯独在独处时确切认识自己,才能得到真正的强大。

文:Peas Lin
图:Jimmy Yang
场地提供:Liquide Ambré 琥泊

※ 本文经小日子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李惠贞
  • 独处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