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权怡凤形容为“半成品”新人 刘怡伶追溯韩国“非人生活”

(图:新传媒)

本地艺人刘怡伶做客权怡凤主持的访谈节目《权听你说3》。畅谈自己走过的人生道路,也公开了自己当年飞往韩国接受女团练习生训练的细节。往事历历如昨,她却表现得云淡风轻,没有泪洒现场的画面,却是真情流露。

(图:艺人社交媒体)

新传媒还欠她$50

主持人权怡凤一开头就调侃她是“半成品”新人。原因无他,尽管新人辈出,但刘怡伶却显得与众不同,主要是她的背景并非一张白纸,却更像是横空出世。权怡凤对她的表现不吝赞美。

接着,权怡凤就单刀直入问刘怡伶“什么时候开始发明星梦的”?刘怡伶坦言,自己小时候就是个追星族,尤其迷恋杨丞琳,会一个人跑去看偶像的演唱会、出席她的签唱会,然后,在13岁那年,刘怡伶开始幻想:如果有朝一日自己也成为了一名歌手,会是怎样的感觉?

此后,她开始去参加各种auditions,包括《校园SuperStar》等选秀节目,但每次都徒然而返;机会,总是跟她擦肩而过。

说起自己的年少往事,刘怡伶在15岁时还曾跑去电视台当过临时演员,说着,还用手机播放当年的电视片段给权怡凤“欣赏”,却被后者笑说她的角色只是“走来走去”而已。
刘怡伶自曝当年的自己性格内向,害羞的她拍完戏拿到电视台的payment invoice,却不敢去领$50的临演酬劳,而这张invoice她至今还保留着!

不过,刘怡伶坦承自己当时的确带着一点小心机,就是希望能在片场被哪个导演相中,有机会在戏剧方面争取到更多的机会……可惜,一切都只是自己的美梦而已。

说到“背景”,刘怡伶出生在一个国际标准舞世家,从爷爷到爸爸妈妈。都是本地的舞林高手,打从自己懂事以来,她就在家人的安排下,朝舞蹈这条路走去。“我大概2、3岁时就开始学习拉丁舞,由父母亲自教导我。”

怡伶颇有感触地说道:“我觉得(舞蹈)这条路不是自己的选择,有时候那些舞蹈服装会比较暴露,这让我感到很不舒服,可是我的个性从小就是很没主见的,我从来不懂得为自己说不,总是大人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图:艺人社交媒体)

第一次学会坚持的19岁

刘怡伶笑说,自己从开来只倾心于台湾艺人和新传媒艺人,对K-POP可说是无感的。怎料,自己却在2010年、17岁那年去参加了在新加坡举办的“JYP and Alpha Asean Region Audition”,结果脱颖而出,被ALPHA娱乐(韩国)录取为练习生,2011年被安排赴韩国受训。

“我自认当时的表现平平,唱得不够好,舞蹈也不出色,怎么就被录取了呢?经纪人说的确如此,可是公司在我身上看到了‘前途’,所以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然而,刘怡伶的父母却反对她远赴他乡,担心她在陌生的国度里会吃亏受骗……”
刘怡伶说:“可是,这一次我突然非常坚持。这是我第一次面试成功,我告诉他们,我一定要去!没什么好怕的!”

就这样,19岁的刘怡伶踏上了人生的新旅程。而在前面等着她的,是一段艰辛的魔鬼式集训。

到韩国,刘怡伶才得知公司除了安排她的吃住和训练,练习生们是没有薪水可支的。

“不过公平的是,公司也给我们一个月的trial,之后要不要继续接受训练,选择权在于我们。

刘怡伶最难忘的记忆片段之一,是“入营”之后,公司将她们的手机和平板电脑都收去,让她们处于一种“与世隔绝“的状态,理由是要大家专心一致,顺利完成训练。

在集训的日子里,练习生们每天8am就要报到,开始进行肢体伸展运动,在用过简单的早点之后,就要接受舞蹈、唱歌,饶舌、韩语等专业训练,“还有表情管理,就要要求我们对着镜子念歌词、做不同的表情……”、

此外。练习生们的饮食也必须受到严控,“公司规定我们7pm过后不准进食,而且每天所摄取的热量,不得超过600大卡。”

聊到这里,权怡风在现场进行了测量,所谓的“600大卡”,就相等于6条香蕉的热量!
刘怡伶补充:“公司帮每一个人量体重,我当时是55kg,标准必须是在49kg或以下,这就是我必须达到的目标。”

刘怡伶每天吃的都只是番薯、鸡蛋这些“无趣”的食物,有一次,她实在饿到不行了,竟然偷拿了巧克力和快熟面躲到厕所里吃……

不愿服输的精神,让她咬紧牙根继续接受挑战,经历了一年的时间,熬过磨练的练习生们在2012年以韩国女子组合Skarf出道。而身为队长的刘怡伶,也和公司签下了7合约。(注:Skarf于2014年解散。)

 

点击观赏完整访问。

观众可通过meWATCH观赏《权听你说3》 

相关标签
  • Tasha Low
  • 刘怡伶
  • 权听你说3
  • Hear U Out 3
  •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热门 Discover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