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嘉敏 是晴是雨是寂寥

袁嘉敏是2009年“香港小姐选举”的最上镜小姐,相信都没有几个人记得。(图:pbemedia)

人世间事事讲求缘份,最简单、也最直接的,还是这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袁嘉敏自入行以来,都以性感形象出现,相信不少男士对她的最深刻记忆还是停留在《鸭王》时期,当然还有她不时在网上发布的超性感“福利”照。 哪知这次访问袁嘉敏,却是在一间艺术馆,而最主要的话题竟然是有关她的感情生活,也不需多问,她自动大爆从2017年之后就已经“没有拖拍”了。

“其实我独居也差不多20年,又常常到国内(中国内地)工作一个人住酒店,所以我真的渴望有家庭,想有人在家等我、也想有小朋友。”

是感到寂寞吗?

“是深感寂寞,我有时一个人会流泪,因为太孤单。常常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酒店醒来,回到香港又是一个人住,只可以对着四面墙。”

渴望有家庭温暖,只因从来太孤单,门户寂寥,似若无人之境。就连讲艺术品时,也似乎是在讲爱情事。

“就好像看艺术品,是要慢慢谈恋爱的,要慢慢看,才能慢慢感觉到其心的。艺术品也是很特别的,有些画适合在下红雨时看、有些适合在天晴时欣赏,就和恋情一样吧!”

对结婚,却有着似有还无的恐惧。

“是想有个家的感觉,但要说到结婚吗?又是另一回事了。”

不想一个人住,只想要有一个伴侣,袁嘉敏说。

留港自救

不说不知道,其实袁嘉敏大学时是主修艺术的,这次在艺廊做访问,全因她终于能够学以致用,在画廊卖画。

“我之前进修艺术管家(art management)课程,在这里工作是向客人推销中国当代艺术品,现在每星期上3、4天班,算是有一份收入之余,艺术也是我的个人兴趣,现在真正可以把自己学到的东西使用出来,学以致用,同时让我可以在这个疫情期间,不用太自闭,又认识多一些朋友吧!”

选美入行后,到拍摄《鸭王》时的大胆裸露和性爱镜头,让袁嘉敏人气急升,之后多年每次有人找她拍戏,第一个问题都是:“可以露多少?”(图:pbemedia)

这一年半的时间,袁嘉敏是完全没有接国内(中国内地)工作的,一直留在香港。

“这几年我很幸运,接到很多国内的工作,自己也记不起,究竟去了多少地方做商演,连西藏都去过了。但自疫情以来,虽说还是每个月都有2、3个工作,想请我回国内做,但我都没有答应。

“原因是我害怕,若是疫情中只有我一个人北上工作,遇上什么事情怎么办?其实以前我会请一个香港的男助手,和我一起北上的,但现在疫情期间,没办法请人陪我北上隔离,再回港又隔离,很难办。”

她也不想长期居住在国内,索性决定不接北上的工作。

“上一次北上工作,已经是2020年的3月了,而且我也36岁了,还没有结婚,是会担心将来,经济上也紧张的,所以有任何新的合作机会也都会尝试。”

近日开始在艺廊工作,正是碰上的缘份。

相亲求偶

对袁嘉敏来说,36岁似乎已经被质疑缺乏“市场价值”。

“我上一次谈恋爱是2017年了,之后就没有另一半了,可能是我自闭,但因身边的男性友人,不时会取笑我,说我为什么要北上得那么频密?甚至有些男人,觉得我是一个show girl,讲得比较难听的,就会说我是卖唱维生,是歌女走天涯,甚至有人会说:‘这种生活你还可以做几年?’”

袁嘉敏坦言:“好生气那些人,我是凭自己的努力去工作挣钱,为什么要取笑我?”

求偶心切的她,甚至不顾女明星的身份,报名参加相亲活动,以求认识男友。

“其实去年年头我就去了相亲公司,准备拿辛苦钱出来,想找人为我牵线认识男人,给1万元报名,可以为我安排4个男人吃饭相亲,但介绍给我的全部是想尽快结婚的、印度人和离婚汉,都是中环打份工的,更讲得很明想在半年至9个月内结婚。相亲收费更是随女性的年龄增加而提高。”

即使如此,袁嘉敏竟然也准备给钱相亲。

(图:pbemedia)

“还好,最后我还没有给钱,一个男人都还没有见过,原因是刚刚准备好就爆发疫情,暂停一会儿后就不了了之。”

适合女友

心急到这个点,可想而知她对另一半有多渴求。

“其实我几年来都叫朋友介绍,我是真心急呀,想结婚和生小朋友,虽然我很开心有登台及演艺的工作,但过程中根本不会有机会认识到任何人,感情方面是原地踏步的。所以画廊这份工作,也是一个好机会可以认识新朋友。”

去年一整年,袁嘉敏只出门见过朋友5次。

“整年都是自己在家剪片、读书,好自闭,去年本想趁机会找男友,最后都不成功。但我之前去了算命,说在我今年会有新开始的机会,希望可以成真啦!”

不过,她也坦言自己对男友的要求高。

“之前朋友介绍的男人,有些竟然是结了婚的,但一样出来相亲,可能有些人觉得妻子是妻子,女朋友是女朋友,而我是可以做女朋友的那一种吧!”

从袁嘉敏的口中,感觉到一股超强的怨气。

还剩多少件衣服

疫情以来,袁嘉敏都没有北上工作,但一直有收到拍电影的邀请。

“其实我也答应接拍两套戏,当然是否拍得成还是未知之数,但这两年的情况是,只要有人问,我就会答应拍,不过尽量不拍性爱场面。”

袁嘉敏说,其实刚刚上个月,就推了一部有性爱场面的戏,而且打电话来的第一句,就是问:“你可以脱几多件衣服?露前面可不可以?露后面可不可以?”

“其实这样的戏,几年来我也推了最少6、7部。虽然之前拍了一套女子监狱戏,有坐牢时洗澡打架的戏份,但也是还好的,只是性感,不是性爱场面。”

袁嘉敏坦言:“我是不想再拍性爱场面的戏,尽量避免吧!但演艺工作绝对是会继续的。”

不想再脱衣服,也是为组织家庭铺路吗?

“我以前会想闪婚,又一直以为自己24、25岁时就会结婚,哪知道到现在36岁都还没有有另一半,也只可以顺其自然,就当是还没有来两年的人生目标吧!”

也只能轻叹一句缘份还没有到。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Candy Yuen
  • 袁嘉敏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