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 Star】艺坛常青树(1):陈澍城的黑白时期

圈内外深得尊崇的甘草级演员陈澍城,给人的印象总是和蔼可亲、说话温和、不论提携后辈或接受访问都有耐心……绝对想不到他小时候竟然是个叛逆小子,后来还“变本加厉”变暴躁青年。

不知经过多少教训、磨练和岁月的洗礼,才蜕化成现在人人心目中慈祥的长者。现在多数电视观众认识的陈澍城,是已经完成蜕变的那个他。

陈澍城说,他不是一个喜欢往回看的人,但这不表示他想忘掉过去。从黑白到彩色年代,他有说不完的人生故事。而当中的每一个阶段,造就了今天的他。

童年:从小就“爱现”

陈澍城1948年出生于中国潮州潮汕,一直到小学6年级之前,他都和妈妈还有婆婆在当地的小乡村生活。

陈澍城天生外向好动,从小就喜欢敲锣打鼓和表演各项才艺。学校举办任何庆祝活动,他都有份参与表演。校方因此推荐他到城市升学,专修艺术系。这对于“爱现”的陈澍城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但,他拒绝了。

“在家里,我是唯一的男生,所以砍柴、割草、出门买东西等体力粗活都是我在做。如果我到城里读书,就会影响家里的生活。”

跟在新加坡经商的爸爸讨论后,陈澍城和妈妈决定移民小红点,寄住在爸爸的养母的家中。

回想童年生活,陈澍城感恩没有爸爸在身边的这段经历。

“爸爸不在身边,让我这个小男孩负起家里的大小责任,造就我长大后懂得自立和顾家。现在,家里的厕所、水喉、电灯或电器坏了,我都懂得修,帮我太太省了很多修理费和麻烦,哈!”

青春期:叛逆小子是可雕的朽木

来新加坡以前,陈澍城只会讲潮州话。他的华语、英语,还有其他方言,都是移民多元文化的新加坡之后才学的。

碍于英语程度较差,陈澍城在学习上不断碰钉子,所以常常因为没有完成功课而逃学。加上个性调皮又叛逆,陈澍城在学校就成了品行不好的“差生”。

然而,老师和校长都认为,陈澍城的本性其实不坏,只是不爱听教,所以决定给他一个教训,希望救回这个“可雕的朽木”。

校长让陈澍城停学一周,然后通过陈爸爸告诉他“没有学校要收留你了”。突如其来的惩罚给了陈澍城一个当头棒喝,他告诉爸爸,他想继续读书,而他重返校园后,即被校长委任当班长,让他管理自己。

这招反常教育居然奏效。陈澍城当班长后,不单是他,连跟他一起“混”的死党,品行都大大改善。

陈澍城感恩地说:“其实,班里还有正、副班长,我的班长职分是虚名的,那只不过是校方给我这份虚荣心,好让我管好自己。不过,我很幸运能遇到这么好的校长,没有开除我。”

青年有为:一路遇贵人帮助踏入演艺圈

陈澍城才华横溢而且“爱现”,还在求学的他,就被认识的前辈相中推荐到广播电台“丽的呼声”当广播员,专报潮语新闻。后来,又经推荐,参与了不少潮语舞台剧演出。

陈澍城的中学华语老师,也是当时电视台戏剧组的高级监制,也推荐陈澍城到电视台演戏。

热爱表演的陈澍城一口答应,虽然只是演“阿飞”,整场戏完全没有台词,只需对美女吹口哨,但他的表演获一名香港导播赏识,后来进而获推荐继续演戏,于是拍了演艺生涯中的第一部电视剧《春风秋雨》。从那时起,陈澍城戏约不断,一拍就是半个世纪。

他感恩说:“演黑白电视的时期,我最难忘的就是某一位演员临时辞演电视剧男主角,香港导演就叫我接替他,即使我的华语不好,他也不介意,就是属意我来演主角。

“那名导演都是自己写剧本和导戏,因为他很满意我之前拍的戏,所以他往后创作的剧本里,都会依据我的外形和条件,为我写适合的角色让我演。”

从60年代广播到新视再到新传媒,陈澍城的演艺路相当顺遂。回想往事,陈澍城脸带笑容,欣慰地说:“不论是求学还是就业之路,我都走得挺顺遂的,没有真正苦过,很感恩一路都有贵人帮助。”

 

编导:陈祎婷,洪亿隽
美术指导/剪辑:May Ong
摄影:Mark Lee
摄像:何恩廷
造型:Tee Yu Yan
化妆:Randy Kan Ren Yi
发型:Henry Wee Hip Hee
服装: White Oxford shirt, blue denim jacket, camel cropped chino from ZARA. Black weave detail loafer from BERN.
 

相关标签
  • 陈澍城
  • Chen Shucheng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