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文:我活在歌声里

(图:pbemedia)

“精神不恍惚,状态就好;精神恍惚,就不知道在做什么了……”69岁的张伟文,中气十足地说。

就是见他眼神犀利,才赞他状态好,要知道他曾经有100kg,但先后接受过两次腰椎、一次开脑的大手术;饱受糖尿病、脚痛的困扰不良于行,已以轮椅代步多年,体重也跌至现时的63.5kg。

即使如此,上天对张伟文的考验,还是未有停止,今年2月,他感染2019冠状病毒,高烧持续数天,肺部也有一边变花,要靠呼吸机帮助才能呼吸。

问他当时可有想过会就此撒手尘寰,他斩钉截铁的说:“没!我不会杞人忧天!”

怕死吗?

“看怎么死啦!死得好恐怖就怕,正常的死,我不怕!”

坐在其身旁、跟张伟文情同父子又兼任其经理人的方俊,悄悄地跟我说:“他(张伟文)健康状况OK,虽然之前养病卧床到有压疮(褥疮),但最令人担心的是脑退化(失智症)。”

所以,才会有张伟文口中的“不知道在做什么”,但他说:“有歌唱就不会这样啦!我还要开演唱会的!”

访问这天,张伟文正为早前举行的线上演唱会排练,虽然失智症愈见严重,偶尔还会如小孩般要哄哄,但坐在轮椅上的他,娓娓唱着《往事只能回味》,对“靓声王”来说,于实在的片段消散之时,深入骨血的音阶,已是最值得回味。

靓声

(图:pbemedia)

张伟文以靓声著称,访问这天,他正积极地为早前举行的线上演唱会练歌,他中气十足地笑说:“有得唱歌,我有事都变没事,没事就变更加没事!”

不过,旁人如我一看这些年他走过的路,便不由得不担心起来:先后于2016年及2018年,进行两次腰椎手术后,后因双脚乏力而用电动轮椅代步,性急的他又不时“超速”,不止一次跌倒,有时还撞伤头部,试过晕厥,甚至短暂失忆(后证实为失智症初期),经检查后发现脑部有瘀血,要接受开脑手术;今年2月,住在护老院的他,更确诊冠病,于医院留医3个星期才出院,但又因卧病在床,患上压疮。

说起患上冠病时的隔离生活,张伟文说:“就是睡和吃药。”

其经理人兼监护人方俊则称:“伟文出院之后,去了黄大仙一间疗养院,住了10天,就是治疗这个压疮,之后就回去护老院住。”

受压疮困扰,但经过皮肤科医生的治疗后,发炎的伤口都已消炎,并逐渐结痂,但仍会偶尔令张伟文痕痒难耐,访问时他也会忍不住搔痒。“已经好了好多……”

外人看来是一趟“来回地狱又折返人间”之旅,张伟文则不以为然,“我没有想太多。”而方俊则表示:“可以吃药医治的病,是没问题的,伟文的健康都逐步恢复了,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没有药医的失智症。”

尽做

(图:pbemedia)

虽然张伟文于访问期间,不时要方俊补充代答,但他对一些自己的日常起居时间,还是答得甚有条理,“我在家吃饭、睡觉都很好,吃的呢,我看当下的感觉,我喜欢吃Juicy、creamy的东西,像蛋糕,但不能吃得多。

“睡觉呢,我不想睡得太多,睡多了,我的心就不太安,晚上12am就睡。”

方俊称,张伟文在护老院会不时唱歌给院友听,张伟文说:“他们会点歌,比如《相识也是缘份》。”

虽然失智症不能治,但方俊每天仍会为张伟文炮制补身汤水,为他固本,有点孩子气的张伟文,在访问当天喝汤时,皱着眉说:“这个不好喝。”哄一哄他后,他又会一口一口的喝。

毕竟难以全天候哄着张伟文,照顾他起伏的情绪,时至上周,方俊表示:“护老院打给我,说伟文这两天思绪好混乱,试过大力用头撞墙、拍打床板,只能把他搬去隔离床。只可以说他因为疫情,长期待在医院和护老院,有一段长时间没跟外界接触,令他的精神和反应都迟缓了好多。”

所以说,疫情之下,更加要关心身边人,特别是长者们。

支持

(图:互联网)

线上演唱会举行当日,张伟文换掉接受访问时的便装、红色帽子,穿上耀眼夺目的歌衣,摇身变回为人熟悉的“靓声王”造型。

出场前,发生了一段小插曲,久未公开演唱的他忽然说:“好怕,死啦!我稀里糊涂,不记得歌词……”方俊便立即握着他双手,加以安抚,还出动张伟文喜爱的汽水,加上现场的工作人员拍掌鼓励,令他进入状态,令线上演唱会圆满完成。

问张伟文可满意大病初癒后的首次公演,他说:“唱歌我是没问题啦!只是这类形式(线上)的演出,对我是有压力。”

在他身边的方俊笑言:“之前有两个实体演唱会,都因为疫情而延期,不过好多伟文的粉丝都不肯退票,想继续支持他。”

张伟文闻言说:“我还有好多事没做好,最要紧缩可以继续唱歌!”

做人,吃睡拉喝是基本,最重要,还是如张伟文般,对事物仍有追求,哪怕记忆逐渐消散?

掌纹中的野茉莉

(图:pbemedia)

访问期间,张伟文不时看着自己的手掌,问他自己的掌纹有什么好看的?他说:“那点歌词都在这里。”

纵横歌坛44年,他表示,自己的代表作是43年前发表的歌曲《再会了,野茉莉!》,随即唱出歌曲的原曲日文版《京都慕情》,但见到人摸不着头脑的反应,才“转台”唱出广东话版本,甚为精明。

“每一次开演唱会,我都会唱这首歌,‘再会了,野茉莉!斜阳在山坡低照……’。”然后再看一看自己的手掌。

即使面对无药可医的失智症,张伟文还是积极地找到仍可掌握的一点点,就如野茉莉般,生命力强,总会迎来盛放的时光。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张伟文
  • Donald Cheung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