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生命本质 就算混沌不明也无需伤感害怕

(图:小日子)

莫子仪,台湾演员,从剧场跨足电影与电视剧。孤独伴随失眠已 20 年,年轻时是一个人的质问,碰撞与自我怀疑;到了 38 岁,孤独已是身体中长出的某种状态,随着人生旅程,成为不同形状的陪伴。

与其说莫子仪是孤独的人,我觉得自己是孤僻吧。习惯了一个人,习惯抽离,习惯切断跟世界的连结⋯⋯。

约莫是从大学开始,因为表演大量接触文学、艺术史与哲学,阅读带给我很大的刺激,原本迷惘的人生渐渐拨云见日,开始认真看待自己的易感与矛盾。意识过往叛逆是来自对世界的反抗,有些是无理取闹,有些是为了生存,还有些是思辨过后的抗争,冲撞得满身伤,却一直没有问问自己是谁、想要什么。我不讨厌这样转变的过程,也说不上喜欢,认真来说挺折磨,时常是腥风血雨、狼狈不堪,但暴风雨后总会迎来风和日丽。

(图:小日子)

(图:小日子)

我是一个敏感纤细、思想复杂的人,做为演员又时常得将不同角色加诸在身上,于易感之人承受的力道是加倍。因为个性很容易耽溺,又期许自己不要太常沉浸在一个状态中,只好有意识地让自己变成旁观者,适时抽离,盼能更冷静地面对一切。我自己常有很难用三言两语去明说的状态,有时是过往记忆与当下发生的事情有了连结,有时是天气、音乐、昨日的阅读等等混杂在一起,纠结成一团自已也走不过的迷雾,所以我很少跟别人说,既然他人不会懂,不如独处。

问我享受孤独吗?我想我是接受,接受所谓孤独真实地存在在生命里。

(图:小日子)

长期失眠、生活无欲又老派,没拍戏时我算是很无聊的人,没有特别的喜好,可以每天吃一样的东西,一整天不讲话也没关系。有一阵子,我很喜欢去河堤,随便找个地方坐着,看鱼看鸟看云,一坐就是一下午。有时会有流浪汉、流浪狗跟我一起,或许说说话,或者什么都没说,当下我们知道此刻心情是一样的,一起感受这片风景。晚上若睡不着就阅读、写作,尽量不要逃避面对自己的哀伤与挫折,或用音乐陪伴,年轻时催眠都听重金属乐,喜欢强烈但纯粹的声音,也听庞克,现在歌单倒很杂,前一阵子还爱上古典乐。

谈及孤独我不认为一定是负面的,每个人对它的感受不同,有些人觉得舒服安静,有些人感到寂寞,甚至有些人的独处是因为害怕喧嚣的孤独。而孤独已是我无时无刻生活的状态,它有机且变动,有喜有哀,偶尔惊涛骇浪,大多是平静。

(图:小日子)

身为一位资深的孤独者,走过20 年的混沌不明,我想轻声地跟还在迷雾森林的人说,孤单的时候脆弱、胆小都是正常的,面对内心的不舒服不用感到害怕,也别过度苛责过去,哭泣、愤怒都无所谓,最重要的是绝对不要讨厌那样的自己,我也还在这条路上。

文:Gill Li
图 :张界聪
服装:UNIQLO 妆发:美少女工作室
场地提供:Salud Food & Wine

※ 本文经小日子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莫子仪
  • 独处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