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嘉年 等待与无常

(图:pbemedia)

敖嘉年和很多人一样,这两年都经历了无数高山低谷。就在疫情刚开始前离开工作了20多年的无线电视,继而就遇上前所未有的疫情,让他的计划有的无疾而终,有的不断推迟……

“就好像舞台剧,由本来去年4月改到去年9月,再改到今年4月,之后再延期到名年,变成遥遥无期的等待。”

等待,本就是人生常态,入娱乐圈20多年的敖嘉年,当然不会不明白,就像这么多年来拍剧无数,终于等到这次有机会做第一男主角。

“其实也有当过剧集单元的男主角,这次是收费电视的剧集,更是我离开公司后,再以部头形式合作的第一套剧,感受是有点不同的。”敖嘉年说这一年来,是失去了一些,但也遇上了很多,最重要的却是见到很多无常。

离开之后,才等到正式当男主角的机会。舞台剧无限延迟,却又因而有机会再唱歌、再出歌,甚至在网上直播开演唱会。收入是大减了,很多工作消失了,却又有些新的工作出现。

“幸运的是我还过得不错,最少还有健康的身体,既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还可以去做义工帮助其他更有需要的人。”

人生际遇难料,疫情之下他身边就有人失业、有人情绪出问题,甚至有人健康出问题而离世。“人生是很多无常,所以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早点睡,第2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啦!”敖嘉年淡淡地笑着说。

(图:互联网)

回巢出演男主角

不算是第一次当男主角,但入行20多年,有机会成为一套剧集的中心点,还是让敖嘉年感到高兴。

“这套《欺诈剧团》是我离开了TVB后,再以另一个方式回来合作,是做男主角,也有机会和旦哥(郑丹瑞)一起合作,还有一班年轻的演员蒋家旻、林秀怡等。其实这次是一套拍得很踩界的剧集,除了没有裸露和讲粗口之外,很多情节都十分大胆,例如有些场面是讲我们一班人要拍摄日本式的AV(成人电影),又会讲我们一班落泊的电影人,如何以拍电影来作欺诈的方法,去骗其他人钱等等。”

敖嘉年说,所有台前演员和幕后工作人员,都很给耐心去拍,皆因这是疫情中十分难得的工作机会。

“拍摄的两个月,期间正值疫情的一个高峰,所以一停机就要戴口罩,排戏时也要,幕后工作人员就更辛苦,十几个钟都要全程戴口罩,能够顺利完成是很幸运了,当时其实限制很严的,我们做足所有防疫措施,吃饭也是分开时段、分开坐。”

这次也是他离开旧公司后,首次再回来拍剧。

“去年初离开公司,当然是有很多其他计划,哪知人算不如天算,所有事情都不如预期,舞台剧多次改期,到现在还没有确定的公演日期,也有很多本来谈好的工作都取消了,大环境如此,也没有办法。所以能够以部头合约回来是很开心的。我是在TVB长大的,出去之后只要找我,就一定会回来。”

疫情之下没有了舞台剧,却让他得到其他机会。“最想不到的,是竟然会在疫情期间,重拾唱歌的梦想,竟然可以在网上开唱,之前根本不会想到有这种机会。”

(图:pbemedia)

一觉醒来 明天再说

过去的一年,所有人都受疫情困扰,敖嘉年当然也不例外。

“大家都知道,这一年很多工作都消失了,收入是一定大减的,即使不减也不可能有增加,我还算是过得ok的,感恩的是已经比很多人好,身边有些朋友也失去了工作,甚至产生情绪问题。”经济困难是其中一个问题,但人与人之间的情绪,也是需要勇敢面对的问题。

“我常常做义工活动,也会尽量带朋友一起去做,让他们去帮助人之余,也感受一下,其实自己还不是太差,这样或许可以较积极的去面对。”

敖嘉年坦承,他自己在这一年时间里面对各种问题,心情也是有起有伏。

“我也会有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常常想东想西,甚至会半夜突然醒过来,脑海中不断出现各种思绪,解决方法就是早点睡,不要想,想太多也没有解决方法,不如明天再说,可能早点起床,事情就会变得更好。”

对无法控制的事,或许这样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没有生孩子的打算

对未来,敖嘉年明言是带点悲观的,但他也明白,健康活着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

“心情不好时,我也会以打坐的方式让自己调息一下,也尽量慢慢让自己的生活慢和静下来。其实从很多年前吃素开始,对身边事就开始渐渐淡化,一些不需要的东西,也就尽量断舍离。现在即使买水果,也会买足够吃的就好。”

(图:pbemedia)

疫情下,不少人都选择在这段“有时间”的日子生儿育女,敖嘉年却笑称:“自己差点也搞不定,哪里会想生孩子。其实我和太太都没有计划生下一代,其实主要是我的想法。现在的香港,对小朋友来说其实很辛苦!放学后还要补习,放假都要参加各种活动,实在是要好好考虑清楚的事。”

敖嘉年说很感激太太陪伴他走过多年来的高山低谷,更支持他跳出“安全网”去外面闯,是他最强的后盾。有太太的支持,年尾又会接拍一套大制作剧集,现在每天健身练好身形,寄望明天,相信一切都会更好。

有些事,还是要放下

敖嘉年说,现在对未来没什么计划,只想过好每一天。“其实我以前是会计划的,但经过这些年遇上各种情况,都懂得要放下了。”

有预感未来的日子,会渐渐变好吗?

“不敢想了,以前常常会想,现在不了,因为太多无常、太多变化,只能够在那一刻尽量做到最好,那些控制不到的事,交给控制得到的人处理吧!”敖嘉年摇着头说,什么也不知道。“下一秒都不知会如何,更何况是讲位未来。”

“这段日子,越来越感到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我有朋友突然中风,30多岁就去世了,也有10多岁的小朋友,突然患病1个月之内走了,又有40几岁的朋友中风之后行动不便,娱乐圈中也有很多前辈走了,有些更是没病没痛的,突然就出事。”

敖嘉年说,这一年种种事都见得多了。

“所以有些事,还是要放下,也有些事,就是不能够太执着。”

敖嘉年的眼神中,带着丝丝唏嘘。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Pierre Ngo
  • 敖嘉年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