炜烈古稀之年 无欲无求,随遇而安

(图:pbemedia)

人,除了是要吃饭,但满足生理需求外,还应该有更高层次的追求。

刚70岁的炜烈,从影45载,谁知道演戏本来不是他人生计划,他本来是在加拿大攻读酒店管理,无心插柳,反成了他的终身事业。

“曾经有一段时期,我没有做演艺工作,跟圈中人也鲜有联络,只是偶然出席一些聚会。7年前,在聚会碰到一位以前于丽的(亚洲卫视前身)认识的导演,他已于TVB工作,他见我保持得不错,便问我可有兴趣拍剧。

“说真的,我没有那些所谓的戏瘾,不然也不会10多年没演戏,但我老婆见我只在家陪她,便叫我试试。”

就这样,成名于亚视的炜烈,现于TVB年年爆Show;感情路上,他坦言每一次爱,也是一对一的爱,从不劈腿也不拈花惹草,从未正式签纸结婚,但他称现任Amy为“老婆”,太太患癌多年,他也不离不弃。

“一纸婚书并不重要,我爱我老婆,她也令我改变了很多,即使我是62岁时才遇上她,我也感恩,今生她能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经得起风吹雨打,才能把人生看化,问炜烈当下的人生观,他轻笑一声,淡定地说:“无欲无求,随遇而安。”

这8个字,看似浅易,但要实践,也许不易。

(图:pbemedia)

特约小生

重返电视圈7年,炜烈笑称每年都有60个Show,但他回归之前,也有过一番挣扎。

“TVB有一个制度,就是演员要先做特约,之后再看情况转正,刚开始我也愕然,毕竟我以前也是小生嘛,但我要求的价钱,公司可以付出,我又未做过TVB,于是便签了一年特约。

“不过,后来听到一位场务问:‘为什么你连特约也肯做?’我内心便有点不舒服,还跟我老婆说不如不做,但她安慰我,说难得有机会,就用心做,况且退休也只是赋闲在家,无所事事。”

就是有太太的开解,炜烈才撑下去,但不消数月,他便瞬即转为正式艺员。“在TVB,很多幕后也是旧相识,以前在丽的认识的PA、副导演,现在也成了监制,其中庄伟建(TVB监制)找我,说他监制的《天命》,有角色很适合我,但要剃头,特约不用剃头,而其他监制也表示,将来开戏也会用我,于是我用了3个月的时间,便由特约转正了。

“工作时,我永远有早无迟到现场,背好对白,一完成工作便第一个走人,尽好本分,别人尊称我为前辈,并不代表我要摆架子,跟他们多沟通,才会与时并进。”

老前辈,并不等于Old seafood,反而更令人安心,这次约炜烈访问的时间,是2:30pm,他2pm便来一个语音短讯:“我已在附近了,车停在XXX,你慢慢吧。”

结果,当去到约定的地点,老远便已看到他的鲜黄色跑车。问他是否仍有一股车手的心,谁知他答:“当然不是啦!选黄色只是为了方便认车,停在停车场,我通常都忘了确实位置,鲜黄色离很远也看到,很方便!”

(图:pbemedia)

为爱减重

说炜烈有一颗车手的心,是指他于70年代起,便迷上头摇又尾摆的玩意。“当时我才20多岁,喜欢玩车,不论是2个辘还是4个辘,我都喜欢。当时美孚一层楼才20多万,我1987年去澳门参加葡国杯,数天已经花上7位数!

“现在几十岁了,有时会开一下朋友的摩托车,况且我老婆会担心,那就把飞车留在美丽的回忆中,哈哈!”

近年的炜烈,在TVB老是常出现,没人留意过,他曾有一段时期,绝迹电视、电影圈,那些年头,他转行从商,在担任建筑公司老板的助理时,因应酬频繁,体重暴升至95kg。

“那时还衍生了不少健康问题,有三高,肚腩很大,后来只用了3个月,便减掉17kg!

“方法很简单,我只吃红豆薏米,先煲水,口渴便喝红豆薏米水,饿了,就把渣吃掉,戒米饭 、消夜,每天如是,还要日日跑步,是很辛苦,但也值得。”

令炜烈下定决心,顶着大肚腩开始苦行减重生涯的,就是他的另一半Amy。

铁汉柔情

炜烈以“一生中最爱”形容Amy,但他于2012年才展开攻势追求。“我老婆很斯文,我想追她很久,但要等到饮大两杯,才有勇气问她可否接受我,那时她要我减肥才有商量,那我只可以答应她。

“做男人,讲得出就要做得到,到我成功减肥,我才正式约会她。”

只是两人拍拖不久,Amy便患上乳癌,炜烈义无反顾,变卖物业,就是为了承担另一半的医疗费用,“我跟她一起,就要让她安心治疗,她之前的婚姻,还有两个女儿,我怎能要她自己花钱呢?钱,用了可以再赚,这些年我有的,不多,但抓紧一点,还够我们用,不用赊不用借,便够了。

(图:pbemedia)

“有一位高人说我有92岁的命,还为我老婆多求了3、5、7年命,即是这3、5、7年,我们还可以一起走。”

中、西医治疗也试过,现在2人居于西贡郊区,Amy每月也要注射一针,花费约1万6000多港币(约2800新元),即使还有求来的“续命”,2人也有谈论过生死大议题。

“她一定比我先走,我跟我老婆说,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照顾自己,我想我会搬去跟我胞借住吧,离医院近一点,又有外甥女和外甥孙,叫起手也方便一点。

“再找女朋友?不了!我都几十岁,贪我老吗?”

继续拥抱

访问期间,炜烈提得最多的,是“我老婆”。

“我老婆知道我还有玩车的话,一定唠叨我。”

“现在我每天也会帮我老婆按摩,纾缓她的不适。”

“我老婆安排她走了以后的财产,我要她把全部留给两个女儿,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她把我送她的结婚钻石戒指,还有耳环(哽咽),我想留待女儿结婚时,给她作嫁妆……”

执子之手,即使两个女儿不是炜烈亲女,他也视如己出;问他可有抱怨太迟才遇上一生中最爱,他笑着反问:“怎么会?时间刚好,我才会珍惜跟她拥抱的每一分秒!”

爱,从来是重质不重量。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Willie Lau
  • 炜烈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