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林峰 不计代价,唱最幸福的歌

(图:pbemedia)

拿着吉他,悠然自在地随心弹,一时唱 RubberBand的《阿波罗》,一时“转台”唱Ed Sheeran的“Thinking Out Loud”,熟练的指法、醇厚的嗓子,不说你不会知道,他只有26岁。

2018年,原本已为外展社工的吴林峰,毅然辞职全情投入音乐行业。由作品无人问津,到自己的专长演出,一鸣未算惊人,但他渐渐备受赏识,许延铿、Mirror、陈柏宇等,都唱过他的作品。

“有一段短暂的迷惘期,当我见到自己唱自己写的歌,跟我写给别人唱的歌,浏览次数天差地别时,我会想,是我个人废?还是我的歌废?

“后来我又想,为什么要分得那么开?都是我的歌吧。”

在香港,在一般人眼中,玩音乐并不算是有一份稳定职业,但吴林峰爱走难行的路,为的就是圆梦。

“钱是一个困难,但这个困难并非阻碍我的桎梏,我会想办法。在香港做音乐,就是不要想太多维持生活的东西,做着先!

“对我来说,玩音乐没有时限,就算我不做这一行,也可以写歌。音乐这东西,可以玩一世。”

有安稳的生活,不一定幸福,吴林峰的幸福是:“为自己人生闯一次,就算失败也不后悔!”

你找到自己的幸福了吗?

断舍离

吴林峰写的歌,除了其自作自唱的作品,他有写给别人的歌,包括Mirror的“One And All”、吕爵安的《小谐星》、柳应延的《狂人日记》等,都是大热歌曲。

一早跨越“我废定歌废”的心理关口,他笑称:“以前有那个想法,是有点白痴。我听陈奕迅的《歌.颂》,歌词有说:感谢永远有歌,把心境道破,哪论动或静,谁也有情,情绪有它抚摸。说的是,一首歌犹如一个陌生人,不一定实际存在,但会陪着听歌者,经历某个心情。我想我写的歌,可以做到这件事,可以让人听足一世。”

说一世或许太沉重,但回忆这回事,的确可以“长命百岁”,那是吴林峰的亲身经历,继而写成其新曲《我也难过的》。

(图:pbemedia)

“去年初,我清走电脑一些旧照片,其实是女朋友要我删那些旧照,有些是我跟前任去过某些地方,做过某些事情的记录。这种断舍离,除了是放掉过去一段感情,还要令自己懂得面对那一段回忆。

“歌的主题是和平分手,我也试过,和平分手是因为没有了爱,但缘份让人相遇,到头来却无缘厮守,所以这个分开模式,是蛮凄惨的。写了这首歌,我也可坦然面对昔日的回忆,不会再因为尴尬而避忌,是一种释然。”

凭歌寄意,大概是音乐巧妙之处,吴林峰写的可以是情,也可以是生活点滴。

“之前的《巴士光年》,就是我由沙田乘巴士到铜锣湾时的心情,即使预早了出门口,还是因为红隧塞车而迟到,我戴着耳机,坐在车厢中,看见其他乘客烦躁,脑中便闪过一些旋律。

“我即时用手机录低哼出的歌,之后就想,改变不了环境,便要改变心境。”

“肥峰”

生于小康之家的吴林峰,笑称自己从小到大,想做的事情都会做到。中学时代开始跟同学玩Band、打篮球,吴爸爸、吴妈妈也没干涉太多,随他自由发展。

“不过我的中学时代,经常都被点名见训导主任,早上又会因为迟到或穿船袜而被罚,于是就被捉了去参加义工队,去捡垃圾、探访老人,久而久之,又真的令我觉得,原来我也有能力帮助别人,也是我后来选科时,选读社工的原因。”

他称因体型关系,其花名总离不开一个“肥”字,最多人称呼他“肥峰”,甚或“肥X”(请自行填充),他也无所谓,有所谓的,是他完成实习,当上真正外展社工的两个月经历。

“我想像中的社工,只是不用面对四道墙工作,又可以接触不同的人,聆听他们的故事;最重要,我毕业前发现,原来社工的起薪点有2万至3万港币(约3500-5300新元)。哇!市侩一点,我见钱眼开。

“但现实是,我每天也要写1000字的自我反思文,去审视自己,我当时最讨厌这个,觉得每天写没有意义。真正做外展社工时,我负责做夜青(夜游青少年),他发生什么事,我也觉得是我错不是他错。我有一部中心电话,24小时On call,每个人有什么事,电话一响,即使是4am,我也会回去中心,压力很大。”

就这样,令吴林峰把心一横,辞掉工作专心创作,“自己决定,好与坏自己受!”

(图:pbemedia)

星期日

有担当的吴林峰,开始了自己的音乐之路,开初当然不是坦途,“录Demo无人问津,只是靠街头卖唱当收入来源,我曾不只一次户口的钱都不能取出来,因为不足100港币(约17新元)。我试过1个月,街头卖唱只赚了60港币(约10新元),连家用都给不了,好像很惨,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身边有不少朋友也是这样。

“我跟我妈商量好,1个月会给她我收入的30%作为家用,收入好一点的1个月,就给她50%,但我还在努力中。现在没有钱,不代表我将来也没有。我相信我继续做下去,总会有10倍奉还的一天!”

幸好,支持吴林峰走这条路的,除了吴妈妈,还有其胞妹,及他拍拖4年的女友。

“我跟我妹年龄相差10年,小时候完全没有沟通,但这1、2年,她会主动问我,有没有新Demo给她听一下。

“我女朋友就给予我无限量支持,我们的工作时间,撞到平日不可相见,只能靠FaceTime。她是护士,1星期要工作6天;我就每天两点一线:Studio跟家,要见面,就要等到星期日,不过我们喜欢互损,会抓对方丑样做图来笑对方,哈哈!但这样我们又会很开心。”

他直言不是浪漫型男友,更不会为女友写歌,只不过,他腼腆地说:“如果为了哄她而写一首歌,我认为会对不起那首歌。这样说好像不太好,但我想,我女友会明白我的意思……到求婚时写一首歌,是一世的才有意义吧。”

喂,你男友是吴林峰

昔日的歌手,拍拖问也不说,结婚还要偷偷摸摸。

时代改变了,现在如吴林峰,拍拖还不忘放闪,一时晒男友视角,一时放上跟女友的合照。

不过,近来放闪照少了,但从吴林峰说女友的笑容来看,两口子感情依旧,一部分原因是:“我女朋友的同事,有一些会问她:‘喂,你男友是吴林峰,他可以帮我拿柳应廷的签名吗?’不是柳应廷的话,就是其他Mirror成员。

“我帮他们写歌,但拿签名,决定权不在我,我也不是一去到ViuTV,他们会随传随到吧,至少我不认为如此。我妹也有问(拿签名),但我也回她尽量而已。”

或许某一天,同事们会问:“喂,你男友是吴林峰,帮我拿他的签名好吗?”

只要相信,那一天并非遥不可及。

※ 本文经pbemedia.com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Wilson Ng Lam Fung
  • 吴林峰
  • Wilson Ng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