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到兰屿开冰店 学习诚实做自己

(图:小日子)

2011 年第一次来到兰屿旅行,在满天星斗与舒爽海风的夜晚,我奋力将双手往上延伸张开,彷佛只要再往上伸出一点,就能收下整片星空。被银河眩惑的我,忽然闪过“我想住在兰屿”的念头。

这趟旅程,让我认清自己想追求的是更自由的生活,于是我辞去原本在高雄朝九晚五的工作,決定先來趟环岛旅行。

环岛途中,我在花莲玉里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一边在民宿与咖啡馆打工,一边担任志工,协助陪伴和关怀老人。在某个机缘下,我读到《选择生命被看见》这本书,在兰屿推动老人 居家护理的作者有句话深深打动我:“我希望她可以跟我一样爱上这片土地,不是为了工作而工作,而是为了生命的呼唤……但要去体验这种东西,必须先跟老人家有感情。”开启了我前往兰屿的契机。

于是,2013 年我结束环岛只身前往兰屿,成为小岛的岛民。

刚开始我在兰屿居家关怀协会工作,除了处理行政事物、企划展览,最喜欢的还是到部落老人家中访视、送餐。一年后,內心不羁的灵魂开始躁动,希望能拥有自己的空间与更多人分享喜欢的事物。于是我离开协会決定开店,“岛民冰果店”就这样在港口旁的海岸开张了。

我将心中所有的任意想像,实践在这个空间之中。从一开始只有简单的货柜屋店面,到打造出可以躺着看海的户外区,门口挂起写着“冰”字的日式挂布;店里摆满收藏的古董相机与摄影作品,还有墙壁上心血來潮的涂鸦,和我最爱的店猫店狗们。整个空间以海为背景,与兰屿这座小岛的慵懒调和成最美的风景,而我开店赚来的钱,也全都花在改装上,将冰果店打造成梦想中的模样。

林汉堡,喜欢摄影、动物和土地,更喜欢与人们的心紧紧贴近。2013 年从大岛台湾移居到小岛兰屿,待过居家关怀协会,担任过高中餐饮科老师,目前在兰屿开了一间买挫冰和甜点的“冰果”店,与四只狗五只猫一起,持续认真而任性地生活。(图:小日子)

(图:小日子)

我常用任性两字形容自己,但或许更贴近的说法是,我在兰屿慢慢学会了別太在意別人的眼光,而是更诚实地做自己。而这样的想法不只展现在空间上,店的经营也是如此。

店內的抹茶冰选用价格较昂贵的日本抹茶粉制作,所有的冰品酱料也都是自己熬煮,如果东西卖完就提早打烊。而天气也是我生活中的变数之一,下雨天沒客人时,我会打烊休息写字画画;天气太好时,也会关店出门找朋友玩耍。更经常发生的状况是,因为突然想下水游泳,就请店里的客人帮忙顾店,自己一溜烟地往海里钻去。

在兰屿生活的最大好处,就是无时无刻与大自然在一起。在都市时得追着夕阳跑,现在则是上班前看日出,下班跟着夕阳回家,晚上还可以在满天星斗中睡去。喜欢大海的我,只要有机会就往海里去,或是在岸上看海发呆。偶尔也会往山裡里走,尤其是冬天的兰屿,整座小岛的山丘,布满如雪一般的白色芒草,在强劲的东北季风中摆荡,让我感觉此刻的小岛,只属于自己一人。

(图:小日子)

于是,尽管开店生活充实,我卻沒有忘记当初來兰屿的原因,也沒有忘记自己是谁,更希望可以为这块土地尽一份心力,因此我常常提醒自己:“一间小店可以做什么,让兰屿更好?”

我在店的Menu 上写着“任何一种爱兰屿的方式”,就是想和客人传达一件事:虽然可能只是短暂的停留,但也可以和岛民一起好好对待兰屿。像是举办音乐会让遊客有机会与当地人交流,或是带着客人一起环岛捡垃圾撿垃圾,做着许多店家老板不会做的傻事。

但是我心里明白,这才是我开店的原因,一如店名取为“岛民”,人人都是岛屿的一分子,理所当然应该更认真地用爱去对待它。因为这份简单自然地生活,照顾如同自己小孩般的这家冰果店,当然,也要继续不在乎別人眼光,好好做自己。

文:邱承汉 
图:林汉堡

※ 本文经小日子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兰屿
  • 刨冰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