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多给了五秒钟 让我更能面对这世界

(图:小日子)

戴子,风籁坊贝斯手、Earwax创办人,过去花很多心力举办国外乐团演唱会。现在和阿肥、小黑住在金山,偶尔去附近的竹子山散步。说狗狗们是真正活在当下的生物,她也正在与它们学习。

现在的我依然说不出喜欢爬山的理由,大略是人到了一个年纪后,就会试图找不同方式来舍弃身上多余的东西,而我刚好是选择了山。

八年前朋友约去爬北大武,答应了就开始买装备,那次单纯觉得好朋友一起出去玩很快乐。喜欢和家人、朋友一起相处的时光,其实也不 一定要爬山,只是不知不觉把所有人聚在一起的活动就是爬大山,所以总结来说,我想我只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常在山里走跳的日子,我同时还在Earwax办表演,很多重要的决定都是在山里定下的,山里杂讯比较少,如果要凭直觉做事就必须是在那当下,在办公室或有其他人建议你怎么做的地方不一定适合思考;有些国外乐团犹豫要不要请来台湾演出时,往往会在山里某块石头坐下时想通,突然变得比较意气用事,会不会赚会不会赔,在山里这些数字就没那么重要了。

我认为会不断往山里去的人其实都有一定程度的社会适应不良,我就很不习惯持续跟人沟通。当你想把一件事做到最好,状态也需要维持在很好、或至少还不错。前几年家里有状况,面临了至亲离世。走到这个阶段,就只想简单的生活;去山里时不再揪着那些难题,能想的都是晚餐要煮什么。如今住在金山半山腰,竹子山近在咫尺,爬山健行就不是一个特别的活动,而是我的日常。

(图:小日子)

已经离不开山了。在这里住了三年,春天整片山都是各种不同的绿,那种绿又纯粹又多变,早上刷牙时看着山,心里只想着不能没有这片风景;晚上时也习惯听着后面水池的蛙鸣声,如果它们不叫还会特地起床去后面检查。住在山里会让生命变得富有,明确地知道自己不再需要「什么」的感觉很满足,连电脑都舍弃了。跟过去的生活比起来有没有比较好,我不能很肯定地回答,也不会觉得以前很不好,可是当需要的东西越来越少,就会变强壮。

一直在山上生活不会特别变成什么样的人,但能说服自己大部分物质欲望这样就够了,物欲会越来越低,也不用特别添购新的,因为喜欢的都在自然里。从以前就认识我的人,有的会觉得这个转变很大,我自己来看认为年纪大了,到一个岁数人生变成减法,只是每个人的手段不一样,有的人去学佛,或打太极拳,我选择山。

很幸运的是我一起爬山的不是认识超过十几年的朋友,就是我的哥哥们,都是这么熟的人,才有办法朝夕相处。大家到了山里都会比较单纯随和,因为在那样的环境,只能吃这些、用这些,我在山下蛮挑食,上山有得 吃就好。去除外在的要求之后剩下的,就是我的登山物语。

(图:小日子)

大家说爬山看到壮丽景色、得到救赎或者找到自我,这些领悟我都没有。对我而言最珍贵的是和硕果仅存的朋友相处的时光。

爬山还让我深刻体会到一点,人类果然是靠着别人的善意在过活的,这个世界上当然会有恶意,不过我们能坐在这里聊天或者安稳地走在路上,都是有着他人的善意才能过来,在山上我总是能深刻感受到善意,会希望自己能够变成一个很好的人。

团员之前问我为什么要一直去爬山,我都回答:「因为人间吵死了。」过去我很易怒,别人无意的一句话也会让我想很久、伤心很久。大部分时候不高兴就想马上回应攻击对方,但生命中有了山,我会多想五秒钟,这五秒的时间很多,遇到讨厌的事情才能更游刃有余。

喜欢南湖圈谷的景致,可以一直去,一年四季在我眼里都很美丽,甚至可以去了就搭帐篷在圈谷里睡觉就好,毕竟不是那种一定得攻顶的人,可能更乐于在山旁边睡觉,这样能一直看着它们,到山顶反而看不到全貌。在山里没有其他事可以做,就只能盯着山,可是也没有灵感或者其他高深的话语要表达,那个存在太过巨大了,那让内心回到一片空白的状态,没有要考虑也没有要反驳的事情。

之前加拿大雪崩埋了三个人,我很喜欢的职业登山家David Lama也在其中。常常想像那些永远在山里走的人,山对他们来说也许再平凡不过,根本日常风景。我相信他们有时候也没有想很多,不一定有伟大的理由或者一定要得到什么,大部分都只是知道在那里会过得比较好,所以往那里去,而我也是如此。 

文:Peas Lin
图:Jack Lin

※ 本文经小日子提供授权本网站刊登,未经授权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标签
  • 爬山
  • 登山物语
  • 热门 Discover

    广告

    你可能会感兴趣 You may also like

    广告